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九十一章 三年饱读

  

武延整顿好心绪,忘却那些感伤之事,并将重新投入到翻阅功法宝典等书籍之中。

记载功法与阵法的书籍数不胜数,而在宫阙第二层中甚至是有一些关于空间道则的书籍存在,不过那也甚是深奥,远不是武延能够知道的。

有时候他也不得不去到第一层中翻阅那些最基础的书籍,这才能理解到其中的深奥之处。

不过总的来说,还是必须由下往上,由浅入深,由简入繁才能明白得更加透彻。

……

大约一日后。

怀揾回到了他的隐世之地,而后便将武延从空间锦囊中唤出。

怀揾看向武延,问道:“武延,你打算要修习多少久?又打算何时出发?”

武延闻言,思虑了一番后,坚定地说道:“我打算将里面的书籍都翻阅一遍,全部都烙印在我心上,不知师傅允不允许。”

武延很狂野,也很有雄心,他打算将里面的书籍全部都记下,为后来开创功法奠定深厚的基础。

同时,武延还想要学习更多的阵法等,以便后来他可以使用,而且他一直有这样的一种认为,那就是这世界上定有一种万能的引灵术法存在。

虽说他曾问过师傅,说这世间是否还有一种万能的引灵术法,能够任意构建起任何一种阵法。

不过他的师傅也表示不知,他说,也许这是存在的,但是却早被五个大教雪藏掉其中的信息,所以在这大世上根本就无人知晓。

即便如此,这样子拥有着无穷的未知性,武延也始终认为这些引灵术法终究会有一个基础的所在,不可能任意且凭空而生。

万物皆有始,比如万物的始就是道。

所以他觉得,若是能够全部都修习了那些阵法的话,也许他可以从中对比出一二,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。

但是他也不确保一定就能成功,只能说是抱着一种期待且侥幸的心理罢了。

若是说武延修习这些阵法的真正意图,就是要有阵法可使,有利刃在身。

没人会嫌弃自己身上的术法有太多。

这几乎是武延的一种从根本上的认识,他觉得,唯大是尊,唯多是利,在这种修士世界里,这些才是不可或缺的宝!

怀揾听后琢磨了一会,然后才认真且严肃地说道:“可以,不过你要注意自身修习的功法,小心别逆乱了筋络,弄得自身功法尽失,更有严重者,在道基上会有所伤,这是不得偿失的。”

武延认真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我会小心的。”

……

待到武延与其师傅一番清淡的交谈后,怀揾才重新打开空间锦囊,开口处化作一扇大门,说道:“武延,若是哪里不理解的地方尽管提问便是,每五日我会打开一次这个空间锦囊,届时你只需出来,向我提出问题便是。”

怀揾很照顾他,给了他这样一种选择。

武延很感激地点点头,拱手敬重道:“好,师傅。”

随即他转身进入那扇大门,重新进入那座宫阙之中。

……

武延看着第一层中的书籍,眼中目光如炬,有一抹精光迅速地闪过。

他淡淡道:“这里,估计我要待上一两年,才能将所以的书籍都粗略地理解与记下。”

他很坚定,也很认真,他觉得他必须要博览群书,游览书海,知晓更加深奥的知识才行。

如今这里有如此丰富的功法与阵法等书籍,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机缘,也是一种挑战。

武延打算从简单到复杂,先从第一层的书籍开始翻阅,然后逐步地往第二层开始进发。

如此一来,便能做到更加迅速与快捷,也能更好地理解与记下这些内容。

接着,他便一头扎入书堆中,开始翻阅这些功法宝典等书籍。

这一翻,便是足足三年有余!

……

时光荏苒,光阴似箭。

武延在翻阅完最后一本书籍后,终于是大吐了一口浑气,这些日子以来,他觉得自己仿佛快要欲成圣贤,化孔成孟了。

这些知识远远超乎他的想象,本以为最多只要一年的时间便可完成,可是这却足足花了三年时间。

武延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而且这只是粗略地理解与记下而已,根本没有到达那种精深的状态。

不过他也总算是将这些书籍都记下了,这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。

实际上这些书籍有厚有薄,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,所以以他现在的境界来说,有时候他翻阅完一本书籍的时间只需要一个多时辰,也有的需要四五个时辰,当翻阅到阵法时则需要八九个小时,而关于空间道则的书籍所花的时间就更久了。

当然,这只是粗略地理解与记下而已,远不是那种精深的状态。

在此期间,武延也多次寻求其师傅的解释,为他讲经论道,破解迷惘。

而怀揾也次次都能为武延解释其中的玄奥之处,为书中内容所做点评。

武延一次次地记载这些功法,阵法等的内容,皆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记忆之中。

到了御灵境境界的生灵,其记忆力与信息装载量都会大幅度提升,远超于常人的想象,所以武延才能这般记下如此多的书籍。

他有认真地数过,这里一共有六百余本书籍,其中关于御灵境境界的功法与阵法等书籍约有三百本,真我境的约有两百多本,城主级的约有八十来本。

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数量,就算是一个门派都难以集齐的。

武延曾有问过师傅,结果他的师傅说道,这些不过是他曾经从一些不正之派的手中掠夺出来的,并且在他说的时候非常义正言辞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非常有说服力。

武延知道他师傅的本质性子,于是只是在其身旁应和他,没做出任何的观点。

在这三年多来,他的修为更加精进了,不过他却没有着急突破,而是在这三年里仔细地翻阅书籍,为自己的功法等奠定基础。

并且在这期间,他也曾修习过几种有用的功法与阵法等,其中就有剑道功法,还有拳法与掌法等。

在这些日子里,梁沅等人在境界上都突破了一两重不等,而武延却也只是达到了御灵境第二重天的圆满境界,这看起来本身就很不正常。

这实际上是武延故意压制的缘故,而且他也想停留一段时间,对先天道则更进一步地精深,这样会利于自身的成长,并且修行潜力也会缓慢地提升。

不过怀揾并没有催促武延关于修行上的事情,而是让他好好地进行修习,因为他知道武延究竟要做什么,所以他并没有阻挠他的做法。

武延有时候也会出来透透气,也与师兄师姐们曾有过大战切磋,令他身心都是一阵释放,感到浑身轻松无比。

这三年来,他除却对书籍的记载外,也曾对自己的先天大道进行尝试性的精进,不过效果依旧没有战斗时的那般好。

不过他没有太多注意,毕竟当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便是这六百余本书籍,他必须要记下来,以此为自身功法的创造奠定深厚的基础底子。

……

这一日,他终于从空间锦囊出来。

他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清新舒畅,连之身心都变得愉悦起来。

看着这美丽的风景,大好的山河,他终于是摆脱了读书之苦,心底想要长啸一番。

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在他的身旁还有他的师傅在呢。

怀揾看着武延,这三年余来,他倒是教了他不少的东西,不知有多少次为他指点迷津。

这时候他看着有点成就的武延,淡笑道:“武延,你终于将那六百余本书籍都记下来了,实属不易啊。”

武延听后挠挠头,淡笑道:“还是师傅指教有方,不然我估计都完成不了这样的事情。”

怀揾闻言,爽朗地大笑三声,然后他拍拍武延的肩膀说道:“即使如此,但依旧是要靠你自己才能完成的,对了,我这寻踪术法,你打算何时再学?”

武延想了想,他知道,若是学了这寻踪术法后,便要开始离开此地,要自己一人闯荡了。

于是他顿了顿,略微祈求说道:“能不能待到五日后,到那时我便学习,现在我只想好好地休息一番,毕竟这书中之苦,还是太煎熬了。”

怀揾闻言后淡笑,点点头,说道:“好,五日后你再来寻我,这几日里你好好地休息吧。”

说罢,怀揾便与武延道别,回到了自己所居住之地。

武延目送师傅离去后,他便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之中,想要多看看这里的环境。

这里仍旧与他刚来时一样。

木屋之外便是翠绿无比的竹林,还有淡淡灵气氤氲的灵药田。

不远处,依然有小兽靠近在那里,一边吸收这日月精光修行,一边透过灵气洗伐自身,促进修行的精进。

三年里,武延也变得更加的成熟与稳重了,就连之目光都变得更加深邃与神秘,难以令人揣摩。

第九十一章 三年饱读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